当前位置:生命经纬 > 新闻中心 > 热点关注> 文章正文
推进中国大学的“博洛尼亚进程”
  
2010年1月19日,华中师范大学、湖北师范学院等16所在鄂高等师范院校成立“湖北高校师范教育联盟”。各高校的师范生在校期间可相互辅修相关专业,互选攻读双学位或第二个专业的学士学位,并可选修联盟内其他高校课程,各高校也相互承认学生修读课程的学分。1月28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南民族大学、武汉工程大学等10所高校结盟办学。十高校实现了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平等互利,相互促进,共同提高。学生可跨校选修课程、辅修双学位,甚至校际游学。
 
打破大学行政隶属关系,实行联合办学,湖北省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但能够如此深入合作实质联合,湖北省算是走在了其他地方前列。就在前不久,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9所“985工程”高校组成联盟,准备打造中国C9常春藤,期望争创世界一流大学。随后清华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结成“低碳能源大学联盟”,共建科技教育合作平台。
 
综观当前世界高等教育发展,教育领域的资源争夺日趋激烈,并且这种争夺已超越地区、国界,成为了世界性的竞争。另外,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已经到来,传统的政府力量配置教育资源已无法满足高速发展的教育需求,资源已经成为了制约大学发展的现实瓶颈,提高教育资源利用效率,实现教育资源共享,成了当下大学必须面对的问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仅靠单个大学的力量发展已经变得不再可能。因此,具有不同优势的大学之间进行联盟赢得发展主动权是比较理想的选择,尤其是在同一个地方办学的高校之间的联合,联盟的作用就愈发明显。
 
但是,在跨学校之间的学分互认、教师评价、学生管理、教学质量保障等一系列问题解决之前,大学联盟迈开实质性合作步伐,让大学联盟对学生培养产生实际影响,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一些前提性问题处理不好,大学联盟的美好愿景会再次化为泡影。在这方面,欧洲推进博洛尼亚进程的经验也许会给我们提供一些解决困局的方法。
 
“博洛尼亚进程”是29个欧洲国家于1999年在意大利签署《博洛尼亚宣言》,提出的欧洲高等教育改革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整合欧盟的高教资源,打通教育体制,希望到2010年建成一个学生无障碍流动学习、学分互换成熟、优质课程共享、教育质量保障、教育资源高效利用的“欧洲高等教育区”。
 
《博洛尼亚宣言》要求:第一,建立完善的学分转换体系。这是大学联盟的基石,也是保证学生成为高水平人才的首要条件,每个学生都具有享有课程学习的主动权,学生可以在缔结契约的任何大学内自由选课、学习,学生修得的学分将在缔结契约的所有大学内无条件获得承认。
 
第二,克服人员流动的一切障碍。这包括教师的流动,也包括学生的流动。教师和学术人员工作的地点和方式不再局限于某一个高校内,他们可以根据需要相互聘任,以最大限度满足学生成才的需要。学生也可以自由流动,只要学生认为对自己成人成才有利,就可以优先选择自己喜欢的教师和地方上课。
 
第三,确保教育质量,建立科学评价标准。欧洲在推进博洛尼亚进程的过程中也非常关注高等教育质量,并把它看成是建立欧洲高等教育区的核心问题,所有参与进程的国家都按照博洛尼亚进程的要求,扎实推进高校的内部和外部质量保障工作。
 
第四,积极促进高等教育全面合作。《博洛尼亚宣言》旨在推动缔约国教育改革,为使欧洲高校具有全球范围的吸引力和竞争力,博洛尼亚进程积极促进全方位的教育合作。到目前为止,已经有46个国家加入了博洛尼亚进程,欧洲高等教育合作区基本形成。
 
那么,我国大学的“博洛尼亚进程”该如何推进呢?
 
首先,推进实质合作,需要进行畅通的交流和磋商,这就要求形成一个常设机构或者健全的磋商机制,如博洛尼亚进程有每两年的部长级峰会,从《博洛尼亚宣言》签署,到现在已经召开了多次部长级会议,合作的内容逐步完善,进程稳步推进,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大学受到了博洛尼亚进程的影响,把一些本没有可能的事情变为了现实。还比如清华等组成的低碳能源大学联盟,设立专门办公室、专家指导委员会推进合作工作等。
 
其次,保障大学的办学自主权。博洛尼亚进程以学分互认、学生流动、知识共享等灵活的形式,使高等教育突破了传统体制、学校范围和国家界限,为培养出优秀人才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优越条件,这一切都是以大学具有高度的办学自主权,排除一切体制因素障碍为保证的。如果在大学联盟的过程中,不能突破体制束缚、围墙限制,传统的教育管理模式也许让结盟落空。
 
另外,大学联盟的最终目的是培养高水平的人才,因此,就必须以学生为中心,以教师为主体。令人欣喜的这几年,这一观念正在受到教育行政部门重视,有意识地强化“一切为学生”的理念,北京等地也正在酝酿按学分收费,实行弹性学制、学生跨校选课等。北大等组成的“九校联盟”也在思考学分互换计划,跨学校选课、学习逐渐会变成可能,让学生用一张“录取通知书”享受多所大学的教育会成为现实。
 
有的人说我们国家大学之间的力量相差悬殊,推进实质性合作难度很大。在笔者看来,这种论调是站不住脚的,欧洲有些国家的大学水平整体较高,有些国家的大学质量平平,大学之间的差异也很大,但是通过博洛尼亚进程的推进,一些实力较弱的大学,缓解了资源紧张的压力,学习到了先进的办学经验和教育方法,教育质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一些实力较强的大学也减少了开支,增强了实力。
 
当前,我国还处于穷国办大教育时期,高等教育规模已居世界首位,但国家的经济实力还不足以支撑如此庞大的高等教育资源需求,也应该清醒地看到,我国大学的水平离世界高水平大学还有很长的距离。时下我国正着力建设创新型国家和高等教育强国,若需在较短的时间内提高大学办学水平,也许大学联盟是最好的方法之一,只有建设以优势互补为基础,以共赢为目的的一系列大学联盟,彻底打破学校之间、学校和科研机构之间的围墙限制,形成大合作、有创造力的教育体制,方可提升大学综合竞争力。
 
 

发表评论】 【进入论坛】【关闭页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摘要
    关键字
    联盟,师范,自主办学
     
    最新专题
    近期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