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生命经纬 > 新闻中心 > 生态学> 文章正文
石耀林院士:应开展独立、全方位的全球环境效应研究
 
[科学时报 王静报道]前不久召开的两会上,作为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石耀林递交了他的最新提案《中国应开展全球变暖环境效应的全面研究》。
 
在提案中,他阐述,全球变暖的趋势在世界科学界已经基本达成共识,从而也成为各国共同关心的问题,但以西方科学界为主导的科学界主流思潮,过分强调了全球变暖的消极影响,而对可能的积极影响研讨不够,因此在如何应对全球变暖对策的研究中会产生误导,这种误导更有可能被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首脑利用,剥夺和压制发展中国家发展的权利。中国在组织和资助全球变暖及其对策研究时,应该独立思考,注意原始创新,对全球变暖的环境效益及对策进行全面的、客观的研究。
 
石耀林表示,中国文化从来就具有祸福相依的辩证思想。气候无论是变暖或变冷、变干或变湿,对某些地方是祸,对另外一些地方可能是福;即使对同一个地点,有些方面是不利因素,另一些方面则可能包含有利因素。地质历史上气候曾经发生大幅度变化,在有文字记录的历史以来,物候学研究也表明气候曾经有重大的变化,这些既没有阻止生物界的演化,也没有阻止人类社会的发展。黄河流域曾经有大象生存,丝绸之路也曾经比现在繁荣。“当然,随着工业化进程和科技发展,人类对自然界的影响能力,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有了巨大增长,对环境留下了空前巨大的‘脚印’;另一方面,高度发展的科技使得地球‘变小’,各地理区域、各社会方面被紧密囊括进一个巨大网络,因此对环境变化变得更为敏感、更为脆弱,更加牵一发而动全身,使得应对气候和环境变化问题也变得更为复杂。尽管如此,气候变化对人类利弊交织、祸福相依的基本特征不会改变。”
 
他指出,中国有悠久的文明史、丰富的文字历史记录和考古资源,这为我们研究古代气候和环境变化提供了特别有利的条件。竺可桢等老一代科学家开创的物候学研究应该得到继承和发扬。我国的黄土和山地冰川、冻土,为研究气候和环境在地质历史上的变化提供了宝贵的素材,刘东生等老科学家也在研究中作出了令世界瞩目的贡献,应该得到进一步重视和发扬光大,利用现代先进科学方法,开创新的研究思路,作出原始创新的成就。
 
关于环境效应,他认为应从3个方面着手。
 
在方法上,对于未来气候变化的预测,数值模拟是一种重要的手段。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模型,提高高性能大规模计算的能力,要能够考虑各种复杂的耦合因素,特别利用我国丰富的历史资料验证模拟的可靠性,进而实现对未来较可靠的预测。在预测的基础上提出对策,为政府规划提供参考。不但要准备防灾避害,也要能够迎吉扬利。
 
在研究中,不但要注意温度变化幅度的影响,更要注意温度变化速率的影响。地质历史上曾经经历过更大幅度的温度变化,但对温度变化速率则往往缺乏足够的分辨率。因此,这方面有许多可以探索创新的课题。
 
在视野上,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对气候变化的研究不能局限于本土;不仅要把研究扩大到两极和公海,还要与其他国家合作对全球大陆更多的区域进行研究。国家应该采取有效措施,鼓励科技工作者在气候变化研究乃至整个地球系统科学的研究中走出国境,关注和研究全球变化,为国家全球战略思考提供咨询。特别对研究程度较低的发展中国家的气候变化趋势和对策,更应该成为研究重点,协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也为我国外交和企业海外投资创业提供战略参考。

发表评论】 【进入论坛】【关闭页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摘要
    关键字
    石耀林,资源环境
     
    最新专题
    近期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