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生命经纬 > 新闻中心 > 综合资讯> 文章正文
转基因“安全”获批缘何引来“不安”悬疑?
     3月5日,北京国际饭店的走道里,一群记者将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黄大昉委员团团围住,一遍遍地咨询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的安全性。  



  事实上,在转基因安全问题备受关注很久之后,3天前,有关部门终于公开表态: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和转抗虫基因水稻是安全的,安全证书是经过严格的评价过程后发放的,且不意味着现在就可以进行商业化生产。



  然而,相关的安全证书早在2009年8月17日就已颁发。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彭于发告诉记者,目前应该思考的是,类似转基因这种新品种研发的信息该何时发布、以何种方式发布,才能达到最佳效果。在西方国家,这类问题会由专业科普人士随时向社会通报。



  信息不畅令转基因讨论“妖魔化”



  尽管赵吉(化名)已经几年不敢就转基因安全问题接受媒体采访了,但在网络上,因为公众的片面理解,有关对他的谩骂依然颇多,不少网友甚至斥其“汉奸”。



  赵吉的遭遇让一些从事转基因研究的科研人员除了不敢轻易说话,还担心即使说了也不容易被人相信。



  “转抗虫基因水稻华恢1号与常规水稻相比是安全的,没有增加新的不安全因素。”作为转基因生物安全研究的权威,彭于发主持了973基础研究项目“农业重要转基因生物安全性研究”和863课题“转基因水稻环境安全研究”。他表示,这一结论是历时十多年,经过几十项检测后得出的。



  但这样的声音总容易被淹没。



  相反,一些号称中立的国际组织有关转基因不安全的言论,却受到热捧,并被广为传播。



  著名生物技术专家、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范云六院士将这一现状总结为“转基因讨论呈现妖魔化倾向。”业内人士认为,学术允许讨论,但目前的讨论已远远超出了学术讨论范畴。



  科普不足让公众对发展转基因“不安”



  “堂堂正正的生物技术,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地做事情?”范云六感到疑惑的是,转基因相继被列为国家重大专项、新兴战略性产业,国家1号文件也明确提出“要发展转基因”,但公众却如此“不安”。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李毅认为,当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科普做得不够。



  彭于发也表示,转基因安全法规中提到安全评价管理包括风险评价、安全管理、风险交流。但在实际过程中,作为三大支柱之一的风险交流在我国做得很少,因为转基因属于高新技术,知识传播和科学普及需要相应的经验和专业科普力量,但目前这方面的力量严重不足。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记者,目前的科研评价体制并没有强调科研人员做科普,在很多人看来,论文才叫文章,评价体系的主要指标也是发表论文。从1992年到现在,他没写过一篇中文论文,“100篇中文文章不如一篇英文论文管用。”当然,他也没想就转基因问题写科普文章。



  但一个现实情况是,大众没有途径、也没有兴趣去了解专业文章。彭于发介绍,美国为了鼓励科研人员做好知识传播,一般在科研项目中安排10%的经费用于科普知识传播。传播形式不仅包括专业论文,还有科普文章以及自印材料推广项目介绍等。



  转基因信息公布渠道亟待拓展



  对于这个关系到每个人饮食安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研究,始终有来自各方的声音期待其更透明化。



  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中国农业大学副校长孙其信介绍,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过程不亚于新药开发,不能提供有问题的证据,也不能简单判断有问题,但过程越透明越容易得到理解。他表示,相关部门不应该躲躲闪闪,应该告诉公众每一步是如何做出来的。



  “转基因安全评价过程没有多少可保密的。”彭于发一直希望能增加公众知情渠道。



  身为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成员,彭于发告诉记者,从1997年农业部依法对转基因生物进行安全管理以来,根据安全性评价和批准的阶段不同,有的是审批书,有的是审批文件。参照国际惯例,这些审批书和审批文件从1997年到现在一直都不对外发布,安委会多采用业内外专家开研讨会的方式,来介绍安全评价结果。



  但他表示,这种形式减少了与公众的沟通环节,信息公开做得不够。



  彭于发介绍了美国以及西方国家的做法:转基因研究者会随时通报研究进展情况,将决策过程和结果等尽可能多的信息对外公开,并就大家关心的科学问题和风险征求公众意见,甚至还设有公众评议期。



  “现在很多情况下,政府有关部门往往随意用‘这是机密、这是秘密’来限制公民知情权。”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对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进行二审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朱永新就指出,要处理好保密跟信息公开的关系,在不影响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基本上能公开的信息都应该公开,保密法是服从于保障公民信息知情权的。



  他特别提出,无论是经济社会发展,还是科学技术发展,大部分是涉及民生问题的。如果动辄以“保密”为借口限制信息公开和公众的知情权,不利于和谐社会、法制社会、民主社会建设。他建议把信息公开法列入立法计划。



  在此之前,我国在2008年出台了信息公开条例。



  “卖瓜的说瓜甜,结果不甜了,企业就应该承担责任。”彭于发介绍,在美国,科学知识和技术变成产品,遵循的是谁研发谁受益、谁受益谁宣传、出了问题谁承担责任的原则。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农业部发布问答这种行为,更应让专业科普人员,尤其是从事这方面研发的企业去宣传。而这也是培育市场的重要手段。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副所长朱祯建议,应学习借鉴国外设立科普基金的做法,建立专业化科普队伍。

责任编辑:darknova
    相关文章
    专访法巴斯德研究所掌门人:女性可以独当一面
    民革中央:发展生物经济 抢占下一轮经济制高点
    日本发现控制造血干细胞分化基因
    转基因隐忧背后的逻辑
    《自然》文章:肥胖大鼠导致实验结果与实际情况有偏差?
    研究发现维生素D是免疫细胞“司令员”
    美国科学家称艾滋病病毒隐藏在骨髓中
    长成骨头?长成肉? 干细胞的命运模子决定
    Hox基因改变与脊椎动物形态多样性
    上海有机所与德国拜耳公司签署新一轮合作协议
    摘要
    关键字
    生物
     
    最新评论员文章
    近期推荐新闻
    近期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