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生命经纬 > 新闻中心 > 免疫学> 文章正文
联系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的基因链被发现
       据《科学日报》网站报道,美国科学家在一只实验用的蠕虫身上发现了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之间的基因链,为人类寻找新的医疗方法指明了道路。

  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的研究人员早些时候已经从理论上得出结论,在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间存在一种直接的联系,比如神经系统传递的压力信息能超越抗体的保护作用,但是研究人员一直未能找到它们之间的精确联系。

  杜克大学分子遗传学和微生物学系副教授Alejandro  Aballay博士介绍说:“这是我们第一次通过基因方法找到神经系统中能够调节远处细胞中免疫反应的那些神经元。”他们研究了蛔虫秀丽隐杆线虫体内的神经回路。Aballay说:“秀丽隐杆线虫中的神经系统很简单,特征较明显,而且研究人员最近在这种蛔虫体内发现了一种天生的免疫系统,因此我们主要选择了这种蛔虫做研究。我们能够研究免疫系统和神经系统的构造,以及它们之间‘交谈’的生物学意义。我们的研究将使这一全新研究领域步入新的阶段。”

  在美国国立卫生院的国立医学科学院分管分子免疫学津贴的Pamela  Marino博士说:“Aballay博士利用蛔虫的遗传机理找到了蛔虫神经系统和天生的免疫系统间‘交谈’的证据。这项发现不仅验证了神经系统对免疫系统的调节作用,而且为研究神经元如何影响其他非神经过程,如脂肪存储和长寿等打开了一扇门。”

  这个研究队伍曾经用两种方法来研究神经细胞和免疫响应细胞间的联系。他们发现在蛔虫细胞中存在一种和蛋白质相连的感受器NPR-1,  其作用类似于哺乳动物的神经肽Y,可以抑制那些能够阻碍免疫反应的神经元的活动。他们还研究了一种变异的npr-1基因,它产生的NPR-1感受器不具有上述作用。科学家了还证明,当这个感受器不能工作时,神经元能够阻止免疫反应,蛔虫就会对病原体感染更为敏感。

  Aballay说,在蛔虫的体液中发现了含有NPR-1感受器的三种不同的神经元,蛔虫的体液就相当与人类的血流。来自神经元的信号能够转移并和其他身体组织联系,比如肠组织,它和细菌引起的病原体有直接联系。

  科学家们还对由于npr-1基因变异导致的神经细胞作用改变的蛔虫进行了基因组分析。分析显示这些蛔虫体内编码天生的免疫反应标记的基因表现较弱。尤其重要的是,他们还发现了大部分的免疫标记基因受到P38  MAPK信号通道的调节,这无论是蛔虫体内的免疫系统,还是人体体内的免疫系统都是需要的。

  Aballay说,“由于联系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的网络系统非常复杂,治疗性干预的对象的数量可能会增多。为找到促进针对不同病原体的天生免疫力的新方法,仅神经系统就能够提供许多对象。”

  刊登在9月18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的这项研究是由美国国立卫生院资助的。杜克大学分子遗传学和微生物学系的Katie  L.  Styer,  Varsha  Singh  and  Sarah  E.  Steele以及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和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神经回路和行为实验室的Cornelia  I.  Bargmann  和  Evan  Macosko也参与了该研究。
责任编辑:Mark
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胎儿免疫系统不会攻击母亲细胞
    免疫系统和肠道细菌的合作机制
    发现神经和免疫系统间基因链
    脑斑块破坏神经系统的定量研究
    疟疾致免疫系统攻击自身DNA
    法研究发现痢疾杆菌侵入免疫系统的机制
    吃得少 免疫系统会“失忆”
    研究发现新的免疫系统调控分子开关
    肥胖会削弱免疫系统抵抗细菌能力
    特定小鼠干细胞移植生成新免疫系统
    摘要
    据《科学日报》网站报道,美国科学家在一只实验用的蠕虫身上发现了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之间的基因链,为人类寻找新的医疗方法指明了道路。
    关键字
    神经系统,免疫系统
     
    最新专题
    近期热点新闻